罗宏明

罗宏明或许,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牵着别人的手,遗忘曾经的他。-宜都人

罗宏明或许,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牵着别人的手,遗忘曾经的他。-宜都人

罗宏明
1第一章:劈腿男
南郊香榭高档住宅区。
向晚清站在房间门口,捏了捏手包带,抬手按响门铃。
跟季礼臣在一起三年,今天却是第一次来他家。
想到等下要说的事,她呼吸稍有些紧张,手心也都是汗。
“谁啊?”
房间里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别样的余韵隔着门板听得并不真切。
房门打开,传来浴室花洒淅沥的水声,向晚清看下半身只裹了一条浴巾的男人,晶莹的水滴正从清爽的短发滑过棱角如塑的俊脸,沿着结实的胸膛一路滑进小腹……
眼前景象完全突破两人交往以来最大尺度,向晚清不由眼皮跳了下,脸热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我……”
“礼臣是外卖送来了吗?”
娇俏柔软的声音打断向晚清从浴室传来,伴随停止的水声,向晚清看到从浴室走出来的女人,裹着宽大男士浴袍露出两条白细的玉腿朝门口过来,随着走动光着脚在地上留下一道玲珑的脚印,配着那张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可爱又性感。
女人走到季礼臣身边,娇小的身子小鸟依人靠在男人胸膛,柔嫩的脸颊贴着男人结实的肌肉,看到门口站着的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危机感下意识手臂宣誓主权般紧紧环着男人的腰。
“礼臣你跟向大小姐认识呀?”宋佳慧仰起头看着头顶的男人,眨了眨眼睛,娇软的声音带着可爱的醋意,一向最容易让男人成就满足感。
轻啄怀里小女人粉嫩的唇瓣,瞥了向晚清一眼轻蔑道:“也只是认识而已,宝贝你别多想。”
只是认识而已……
他们在一起三年说这话是有多讽刺。
眼前这一幕,看的向晚清心头发紧,像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攥着心脏泛起一股疼痛,却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咬紧下唇忍住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季礼臣挑眉不耐烦地扫了门口的女人一眼,看腻了她什么事都是不咸不淡的同一副表情,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是那副冷艳高贵的模样仿佛总高别人一等。
男人语气里的不耐轻嘲向晚清怎么会听不出,攥紧手指内心急剧挣扎过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开口道:“我需要一些钱给妈妈交……”
“医药费”三个字还没完全说完,靠在男人怀里的女人便不合时宜的娇笑出声:
“向小姐是在求礼臣帮忙吗?可是我怎么听的像女王下命令一样,向家都没落成这样了,您还能撑着一身骨气真是难得。”
宋佳慧出席晚宴见过向晚清,那时候的女人光鲜亮丽明媚的好像奥地利最尊贵耀眼的钻石,夺去所有男人瞩目青睐,而包括她的其余女人就成了莹辉之光的萤火虫,完全被淹没在耀人光芒中。
落地凤凰不如鸡,昔日的G市第一千金,天之骄女,落魄到这种地步还死撑面子的样子实在可笑又让人爽快。
向晚清被她话里话外明朝暗讽的一阵尴尬屈辱,捏紧拳头脱口而出道:“我有没有骨气都总比宋小姐谄媚勾引别人男朋友强!”
“我没有!”宋佳慧一向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一双美眸泫然欲泣求助地望向高大的男人,“礼臣……”
“向晚清这里是我家,你适可而止!”季礼臣将宋佳慧护在身后,向前一步与向晚清面对面对视,“我之前给你发过短信已经说清楚,我们分手了以后别再来找我!”
“砰!”
向晚清看着截断消失在厚重门板后的背影,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巨大的房门关闭巨响声中颤抖几下,仿佛瞬息之间沧海桑田。
八月的A市阴霾酝酿了一整天的暴雨戛然而至,向晚清走在路面上,浅咖色的蝙蝠衫。
脚下没有防备踩到石头高跟鞋一歪失去重心摔坐在路边,恰逢一辆汽车从身边开过,溅起一片泥水哗然兜头落在她身上。
“啊啊啊!”
浑身上下都湿透又摔倒被溅了一身泥,向晚清抱着擦伤的膝盖捂着头发泄出声。
仰头任由瓢泼大雨噼啪打在细嫩的脸颊上,终于忍不住眼泪混合着雨一起滑落下来。
从前父母给她衣食无忧的优渥成长环境,如今她连父亲毕生心血的公司都挽救不了。
欠了一屁股债,母亲又重病住院急需医药费,所有重担压在她一个人肩上。此时稀冷的马路上,瓢泼大声的雨水中,连日来所有委屈和压抑终于找到宣泄口。
停车倒退回来的黑色商务卡宴上,透过咖啡色玻璃看到马路牙子上坐着抱着膝盖蜷缩一团,像个气狠的孩子一样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人,微微敛眸。
墨司南勾了勾唇角,打开了驾驶座车门。
“天大的事情值得哭的这么委屈?”
雨水里淋得冰凉的肩上温热袭来,向晚清感觉带着温暖气息的重量压下来。
哽咽的抬头吸了吸鼻子,泪眼模糊的看着站在身前为他披上外套挡住大雨的男人,
那一眼,无论后来经历多少世事变迁浮沉事了,向晚清都记得男人引眉淡笑的模样,从此清贵疏冷不可驳逆的姿态强势破入她的世界。
氤氲的水汽蒸腾缭绕浴室半空,身子躺在浴缸中温热的水流熨帖着冰凉的身子渐渐回温。
捧了一捧水扑在脸颊上顺着纯净的肌肤滑落下来,跟一个相当于陌生的男人回家在他浴室梳洗,这在以前是她绝对不会做的出格事情,向家的房子被抵债收回,她每天跟妈妈住在医院里陪床,淋了雨又一身脏乱她实在没办法才跟着墨司南回家。
想到墨司南,那个男人花名在外又出了名的冷酷总裁,会这么好心的平白无故带她回来……
这些天四处奔波已经是身心皆惫,向晚清脑袋里想着事情靠在浴缸上睡了过去。
“这孩子出去了也不知道关浴室的灯。”
迷迷糊糊向晚清仿佛听到有人说话,实在是困得很了怎么也睁不开眼,忘了自己是在别人家里,等到开门声响,她撑着睡眼看过去,惊得瞬间睡意全无。2第二章:罂粟般的男人
“别进来!”向晚清下意识抱紧自己胸口,整个人几乎埋进水里。
“对不起对不起,阿姨不知道你在洗澡。”浴室门刚打开一半迈进一只脚的中年美妇闻声一怔,随即笑吟吟地为女孩将门关上,回身找自己包翻出手机给儿子打电话。
“喂,臭小子找了女朋友带回家了居然也不告诉我,你扔着人家姑娘一个人在家跑出去干嘛去了?”秦淑慧对着电话责问着,脸上拘着满满的喜色掩都掩不住。
向晚清坐在浴缸里到现在都惊魂不定,听到浴室门外下楼的脚步声,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浴室磨砂玻璃门印出高大而修长的身影,墨司南敲了敲门,将手中的某品牌手提袋放在地上,磁性的声音隔着玻璃门板传来,“换洗衣服放在门口,你换好了到楼下。”
向晚清闻声应了“嗯”一声,等确定墨司南离开,从浴缸出来裹了一条浴巾,小心翼翼的拉开一条门缝,看到地上放的手提袋中的衣服,伸手拿了进来。
Chanel新一季藕荷色雪纺连身裙,穿在身上衬得镜子里的人更加肤白胜雪,沾着水滴的长发及腰,精致眉眼性状娇好的唇紧抿,气质清冷干净。
刚才听墨司南妈妈的语气又这么快打电话叫他回来,明显是误会了什么。
坐在客厅沙发上,秦淑慧看到她亲热的拉着她手格外欢喜的喊她名字话家常,完全想不到向晚清想要解释清楚,奈何找不到机会开口。
当听到墨妈妈问他们交往了多久,什么时候打算结婚时候,向晚清忙不迭摇头找到机会开口澄清,“阿姨我跟墨先生我们……”
“还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墨司南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抢过她的话来回答了一句这么模棱两可的话。
他们不仅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是压根就没开始谈好吗?
向晚清不解地看了墨司南一眼,想要说清楚,没想到墨妈妈下一个动作直接看的她一愣。
秦淑慧一巴掌拍在墨司南背上声音闷重有力,瞪着眼嗔怪道:“你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不负责,把人家女孩带回家了居然还说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难道非要等怀孕了奉子成婚才是时候吗?!”
奉子成婚?
天,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向晚清不淡定了,再不解释清楚,这弯越绕越大更混乱了,“阿姨您误会了,我跟墨先生并没有在一起。”
“没有在一起?”秦淑慧听了明显一愣,随后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眼,皱了皱眉摇头否定了某种猜想,看了一眼清冷高雅,坐在自己身边说话进退有度大方得体的向晚清,点了点头。
“阿姨知道你是个有原则的女孩,结了婚在一起也一样。”秦淑慧拍着她的手,说话间神情一副很是认可的模样。
“……”向晚清解释无力,明显她说的在一起和墨妈妈理解的差劈了,完全不是同一个意思。
墨司南坐在对面,看着张了张嘴一直试图想要解释又礼貌的不好意思打断母亲说话,因为插不上话向晚清一脸乖巧听得认真,又窘迫急的小脸儿纠结成一团。
唇角扬起一抹弧度,觉得眼前一幕格外顺眼。
相比每天被母亲追着要儿媳妇,也是时候让她转移注意力离开他身上。
仅剩两个人在客厅,向晚清攥了攥放在膝盖上的手,扬起下颌对对面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道:“今天…谢谢你,回去以后我会把买衣服的钱寄回给你。”
说着起身准备离开,没成想高跟鞋踩着地毯脚下一歪,身上的雪纺长裙绊住膝盖迈不开步子,重心不稳朝前结结实实摔在对面的男人身上。
好巧不巧的,她的手撑在身下,结果却按在了男人关键部位,痛的男人闷哼一声,被女人下意识一捏,某种异样的快感犹如一股电流蹿出小腹迸裂一束火花。
“如果这是你的酬谢方式,我倒也勉强乐意接受。”男人低头看着抱了满怀的女人,眼睛微眯,眼底深邃的目光仿佛漩涡带着无穷吸力,向晚清愣了一瞬,反应过来脸颊瞬间漫上一层酡红,推开男人站起来,看着男人俊脸的脸上有着恼色:“如果是这样那我想墨先生误会了,我不是那种人。”
“哦?我以为向小姐走投无路流落街头跟我回来是以身相许……”男人噙着一抹笑意却不达眼底。
一个月前向阳集团破产,董事长向庆天承受不住高额负债抑郁症自杀,大厦倾覆,夕日的第一豪门朝夕哗变,墙倒众人推。
墨司南深冷的眸子睨视着闻言瞬间变脸的女人,点燃了一支烟,慵懒而矜雅地靠在沙发中,吐了一口烟雾缭绕模糊了女人精致的容颜,“嫁给我,我给你想要的。”
如果说向家是G市第一豪门,那么墨家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世家,百年底蕴传承在外界看来神秘而强大。
墨司南作为墨家二少爷,一手独立创建了墨南集团,短短四年集团发展迅猛,墨司南的名字也因此频繁登上各大财经杂志封面,成为商界传奇新秀。
如此优秀卓越的男人忽然张口要她嫁给他,给她想要的一切。
不动心是不可能的,眼前的男人刀削斧刻宛如上帝最精心的艺术品的一张脸,深眸敛动间如罂粟对任何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可明知是罂粟,入之将会深陷沉迷,她怎么可能明知故犯。
“对不起。”向晚清收敛心底因为男人的悸动,避开男人精睿的目光垂眸,“如果之前有让墨先生误会的地方,还请见谅,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去做交易。”
话说完,她不作久留,拿起沙发上的手包,拎着自己替换下的衣服起身朝门外走,每一步走的都很稳健。
墨司南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脊背挺的直直的看起来倔强而坚定。
出了别墅大门走了不远,向晚清回头望向身后风格迥异的别墅,意外的撞到临窗而立的男人。3第三章:向晚晴是他的人
那双幽深眸子漆黑如墨,隔着二楼高大透明的落地窗遥望着她,男人察觉到她的视线,微微勾唇,向晚清像是被惊张的小鹿,转身加快脚步落荒而逃。
“放下话去,向晚清是我定下的人。”别墅二楼临窗而立的男人挂断手机,望着渐行渐远的猎物,眼睛里划过一抹耐人寻味的深笑。
打车到市第一医院, 向晚清刚进病房看到里面站在母亲昏迷的病床前的男人,转身退了出来。
“小小姐!”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听到响动看到向晚清追了出来,大步跨前挡住她去路,“您还在生先生的气吗?”
“我从来不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心神。”向晚清扬着下巴一脸倨傲的望着面前的男人,“一仆不侍二主,顾风你在那个男人身边呆的到是安心,回去告诉他,以后别再来打扰我和母亲!”
她们母女是死是活,都与那个男人没有半点儿关系。
“顾风原本就是老爷为大少爷培养的人。”
顾风不卑不亢的恭敬解释一句,看着错身要走开的向晚清叹了一口气,“小小姐您如果这次不跟我回去,大少爷有的是办法把你弄到他眼前,您这又是何必,跟大少爷对着干最后吃亏的还是您啊,而且您母亲的身体也拖不起了……”
闻言向晚清忽然停下步子,回头冷冷地盯着顾风的眼睛,直到看的顾风感觉心虚。听到她冷的渗人的声音,“那个男人有什么手段冲着我来,他敢动我母亲一下我拼死也会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向晚清的声音带着鱼死网破的恨意,说完甩开顾风的手转身离开。
“小小姐您误会了,大少爷没有拿您母亲威胁的意思,只是想帮你们……”
顾风的声音飘荡在背后的医院走廊越来越远。
帮她们?
当初害的向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居然说想帮她们,真是讽刺!
母亲跟她一样恨透了那个男人,她相信如果母亲醒着也绝对不会让她用那个男人的一分钱。
季风公司门前,门口安保看到自动玻璃门走出的男人恭敬的打招呼:“季总。”
“季礼臣!”
等在一边的向晚清看到人出来直接走了上去,她从医院出来在这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季礼臣提前吩咐门卫不要让向晚清进来,没想到她不死心竟然一直在外面等着。
“我们换个地方说。”季礼臣拖着女人手腕拉着她往路边便道走,季氏附近有家餐厅,季礼臣带着向晚清进了一间包厢,向晚清直接甩开男人的手,“我不是来吃饭的。”
“可我饿了,公司很忙我午餐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季礼臣说着喊来服务生点餐,点好自己那一份后,抬头看向对面,向晚清扭头对服务生道:“给我一杯柠檬汁,谢谢。”
季礼臣闻言皱了皱眉头,没有阻拦,他们已经分手了,她喝什么对胃好不好也已经跟他没关系。
“现在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我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牵扯被人看到让佳慧误会”
向晚清双手手指交叉放在餐桌上,抬头盯着男人一字一句道:“我需要五百万,等我找到工作如数还给你。”
她要付清妈妈医药费后把向家的别墅买回来,只有那里才是她和妈妈的家。
“季氏现在资金也很紧张……”
“我不是来请求你的。”向晚清果决的打断他的话,一双眸子泛着犀冷的光一眨不眨盯着季礼臣,“这是你欠我的,季家能有今天的发展,没有向家的帮扶早就在三年前破产了!”
三年前她跟季礼臣交往不久季风公司周转资金短缺一度要宣告破产,是她请父亲帮忙注资缓解季氏危机,等到季氏缓过来又如数还了回去。
几个亿的资金,足够买下当时季氏一大半股份,最后向家却什么都没要。
季礼臣自知季家能发展到如今地步离不开向晚清,但女人高人一等的姿态仍旧让人恼火,就在他打算答应向晚清时,背后的包厢门打开。
“礼臣?”
宋佳慧看着背对着自己和向晚清同桌用餐的季礼臣,不敢置信的叫出声。
她中午打电话给季礼臣说一起用餐,他说公司忙没有时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们。
“不好意思我忘了这间包厢已经有客人了,我带您去隔壁吧。”服务生打开门看到里面有人连忙出声道歉,没想到被宋佳慧开口拒绝,“不用了,我看他们也吃不下。”
宋佳慧转身要走,季礼臣反应过来拉住她,“佳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什么样?你不是说你没时间吃午餐吗,我原本想你爱吃这里的菜打包了给你送到公司,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陪前女友吃饭,如果你对她旧情未了可以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宋佳慧说完甩开他的手,哭着跑出了包厢。
“佳慧!”季礼臣喊了一声,望着宋佳慧哭着跑出去的背影,回头恶狠狠地瞪着坐在那里装无辜的女人,“是你设计的,故意在公司拦住我,然后通知佳慧过来让她误会。”
虽然是问题男人却说的是肯定句,明显认定了是向晚清设计。她就呵呵了,她去找季礼臣不假,但餐厅是季礼臣选的,包厢也是他提出进的,现在什么脏水都往他身上扣?
女人脸上明显的嘲弄神色刺激到季礼臣,口不择言道:“向晚清你不用跟我解释,我现在就告诉你,想让我帮你休想,以后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拉开包厢门离开去追宋佳慧。
向晚清一个人坐在包厢里,脸上的轻嘲越来越明显,她笑着看着对面桌上摆的还未动过的牛排,一模一样的菜式,同样的地点,可是她跟季礼臣时隔不久再来这里身份却天翻地覆,不再是情侣,他视她如仇。
“小姐您的柠檬水。”服务生走进来将餐盘上的柠檬水端给向晚清,却被半路截住,下一秒整杯水泼在了向晚清脸上。4第四章:对男人百折不挠
去而复返的宋佳慧将手中倒空的玻璃杯放到服务生手里的托盘上,双手环胸已改季礼臣面前的柔弱温婉,嘴角勾着讥讽嘲弄地看着她。
“向晚清,别人的男人不是那么好勾引的,下次再被我看到你私下约礼臣见面,泼在你脸上的就不是柠檬,是硫酸!”
女人可爱的娃娃脸上狰狞着笑,狠狠瞪了向晚清一眼扬长而去。
她原本在附近不远的万达商场逛街,接到在季氏上班的学妹电话,说看到季礼臣跟一个女人进了公司附近的餐厅,还上了二楼包厢。
今天的事就算给向晚清一个教训,她再敢纠缠季礼臣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包厢门口,男人一身得体考究的手工西装衬得185的身高更加笔挺修长,墨司南没想到又一次看到这个女人狼狈的样子。
走进去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低头看不清神情但是明显感觉气场低落的女人,“对这种男人,你还真是百折不挠。”
男人如大提琴低沉磁性的嗓音略带嘲讽向晚清不值得,向晚清紧咬着下唇,抢过男人手上的纸巾胡乱擦掉脸上的水渍,扬起下颌,“我才不稀罕那个渣男!”
她要不是为了借钱,一次都不稀罕见他!
强压下心中因为季礼臣的话一阵阵泛过的难过,向晚清逞强的说着言不由心的话。
有时候男人和女人对待感情的方式不一样,女人日久生情,男人日久变心。
墨司南看着女人通红的眼睛,拉着她的手腕往外走,向晚清猝不及防被带着险些摔倒,挣扎着被他带着往外走,“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儿?”
“闭嘴,你总不想这幅样子在大街上被参观吧。”男人将身上的西装外套不容置喙的披在女人肩上,揽着她肩将她狼狈的样子护在怀里,出了餐厅。
向晚清低头看到白色蝙蝠雪纺衫来,因为湿透隐隐约约透出的风光脸颊微微发热,低着头任由男人带上停在餐厅门口的黑色卡宴商务。
车上向晚清垂着头,双臂交叉紧紧攥着身上男人的西装外套遮住自己胸前的凌乱,半天憋出一句:“谢谢你,麻烦送我去市第一医院就好,外套我干洗过后跟昨天买衣服的钱一起邮寄给你。”
墨司南开车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在方向盘上敲击,闻言冷勾着唇角扫了副驾驶的女人一眼,“西装干洗的钱和昨天那套衣服加起来上万块,你确定现在有这个偿还能力?”
“……”
向晚清不说话,攥紧的手指指甲嵌进手心不觉得疼,以前父母每月给她大笔花不完的零用钱,她从来对钱没有概念,现在却清楚认识到没钱寸步难行的滋味。
向家别墅被抵债收走,她的车子和零用钱也都拿去还债,她现在身上除了一部手机连一个多余的钢镚都没有,更遑论多余几万块还给墨司南。
沉默了片刻,她从膝盖上放着的手包翻出纸和笔,清秀隽逸的字体跃然纸上,签好名字日期递给墨司南,“这个当做凭证,等我找到工作,一定会第一时间还给你。”
墨司南回头接过女人手里递来的纸条,清秀隽逸的字迹人如其人,上面清晰的两个大字看的他不由失笑,“借条……”
从前那些女人花他钱都认为是理所当然,还第一次见到女人买一套衣服就开张借条给他说日后还的。
男人失笑的念着纸条上的字,黑曜石的眸子深深看了旁边女人一眼,心里自喃了一句:越来越有意思了。
车窗外车流穿梭,楼宇景物浓缩成小小的倒影飞快掠过消失在咖啡色车窗上,向晚清看到车子停在龍寰大酒店,下意识侧头看向驾驶座的男人,手指蜷缩着在男人靠过来的一瞬身子朝后缩。
男人为她下意识的躲闪怔忪,随即越来越近的俯下身子,俊脸逼近,呼吸相接。
他离得越来越近了…向晚清几乎能闻到男人身上清爽夹杂淡淡烟草的味道,紧张的屏住呼吸,在男人俊脸更靠近一步条件反射的撇开头,双手抗拒的撑住男人胸膛将两人距离隔开,“你,你要做什么……额?”
咔哒。
身上的安全带一松,墨司南松开手里安全带锁扣眼底皆是玩味,“解安全带而已,你觉得我要干嘛,或者……”男人的声音一顿,温热好闻的呼吸近距离喷薄在她脸侧,拂过她耳边细细的绒毛,“你期待我对你做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期待,下车。”向晚清羞恼地推开男人胸膛,拉开车门逃也似的下车。
再跟这个男人呆在同一个空间尴尬癌都要犯了。
“墨总裁。”
“总裁好。”
向晚清跟着男人身后走进龍寰酒店,门口的安保以及大厅接待各个对男人恭敬有加,反观前面的男人始终一脸冷漠地不作一声,竟直接带着她上了专用电梯。
“你每天都对自己员工这样?”
墨司南看了她一眼,冷然地目视前方渐渐闭合的电梯门将大厅来来往往的人隔绝在外,“一个集团掌控者,必须要分清上下属关系。”
合格的掌舵人,只有认清雇佣关系才能在集团发展决策时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成分做出最有利集团发展的决策。
向晚清看着侧前方高大男人,从她的方向只能看到男人半个后脑勺一半的侧脸,完美如精雕细刻的棱角,唇角敛着冷漠的弧度气场全开让人觉得距离很远很远,又彷如隐在迷雾背后的深林引人心驰神往透着神秘的吸引力。
这样的男人无论在哪里都仿佛一道光芒万丈的强光,照入旁人的世界轻易占据瞩目。
电梯到达顶层58层,墨司南带着身后女人出了电梯。
施华洛世奇切割完美的水晶吊灯照的走廊灯火璀璨,脚下柔软的手工地毯踩上去就仿佛踩在云端。
既是向晚清从前家世再好,也是第一次来龍寰酒店顶层,据说58层自建造以来就不曾对外开放,没想到装修如此奢侈豪华是墨司南自己占用的。
万能房卡刷在门锁感应器上,几米宽大的巨大房间门应声自动向左右打开,墨司南将手中的房卡交给呆愣站在门口的女人手里,“进去清洗一下自己,这里可以一直住到明天早晨,离开把房卡放到楼下服务台就可以。”
“你不进来吗?”向晚清开口说完,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她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变相的邀请,墨司南一定又会借机戏弄她。
墨司南看到她自言自语跟自己较劲的模样,拍了拍女人脑袋:“洗个澡早点儿休息。”
说完替女人关上房门,乘刚才上来的电梯离开。
向晚清愣怔地看着紧闭的房门,反应过来男人刚才的摸头的动作有多宠溺,心跳不受控制的怦怦乱跳。
传言墨司南花名在外对女人极宠,他们才认识两天,他偶尔对她温柔起来简直要溺死人。
她绝对不能对这种男人动心,一旦陷入就万劫不复。
向晚清这些天没有一天是休息好的,她在酒店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浴袍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窗外夜色阑珊,灯火闪烁着迷离的光,手中馥郁的酒香氤氲着酸涩滑入喉中,脾肺一阵涩意,黑暗的房间,月光洒在纤细单薄的背影,染上一层褪不去的落寞,与城市霓虹流彩仿佛隔离另一个世界。5第五章 讨债受辱
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向晚清呼了一口气,这已经是最后一搏了,如果再不行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了。
为了能够度过这次难关,她已经把父亲在世时候所有的好友都找了一遍,可每次不是闭门不见,就是借口有事不在国内。
过去那些人可是争相恐后的巴结他们向家,可如今向家倒闭了,这些人就都退避三舍,甚至闭门不见。
那些人以前有困难的时候,父亲是怎么帮助他们的,此时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却将她拒之门外。
这是最后一次了,向晚清想再试试,如果不行再想其他的办法。
来到宴会大厅,向晚清发现这里很多人都是她认识的人,但她要找的是父亲昔日最好的朋友,也只有他会对她施以援手吧。
毕竟昔日父亲也在他危难的时候帮了他。
“李叔叔。”向晚清穿过人群,在尽量不被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来到昔日的李叔叔面前,在这个男人面前停下,声音很清淡,叫了他一声。
结果对方只是愣了一下,转身后便给她脸色看。
“向大小姐。”说话的人一该往日姿态,完全没有一个做叔叔的样子,满脸的讥讽嘲弄,向晚清怎么能看不出来,这男人眼中的嘲弄,但她现在不能走,她需要找到钱去交医院的巨额费用。
“李叔叔我是来找你帮忙的,我们能不能去其他的地方?”向晚清已经够委屈她自己了,但对方还是笑的很是轻慢嘲讽。
“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谈,难道说向小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么?”对方一开口声音微微拔高了一点,引来了周围人的观看,有些认识向晚清的人,纷纷朝着这边走来。
女人都想看看向晚清落魄的样子,见不得过去向晚清那种清高自命不凡的姿态,她家里不是第一豪门么,如今怎么样了?
男的多数都在等待一个机会,想要在这块垂怜已久的肥肉上面狠狠的咬上一口。
人一多她有些担心了,这么多的人,她怎么开口跟对方提借钱的事情,而对方摆明的是在羞辱她。
她到现在才认清,人情薄如纸的这个道理。
但她不能就这么便宜了眼前这个男人,她要拿回属于她们家的东西。
“李叔叔我来找你确实有件事情要和你说,我记得我父亲生前你曾得到过我父亲的不少帮助,如今我父亲不在了,我想要回那副我父亲拍卖回来,被你借走的著名画作,春日,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拿给我!”
那幅画是在美国拍回来的,花的是美金,作者是一名已故大师级画家,现在拿出来去卖的话,应该够用了。
当初是说好的借,现在拿回来也情有可原。
“向大小姐是不是想钱想疯了,竟然信口雌黄,那幅画明明是我花了重金在令尊父亲手里买回来的,怎么成了向小姐借的了?”男人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周围的人也都笑话起向晚清,有的甚至说要这样出来骗,还不如出去卖,还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毕竟是向家的……
“够了!”向晚清也是有脾气的,听不进去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忽然朝着周围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并且出言阻止了周围的人。
“小清。”但就在此时,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跟着她前面的人都闪开了,人也快速的走了过来。
陆石?
他怎么在这里?
向晚清一脸的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陆石,他不是和芊芊去国外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正当她一脸意外的时候,陆石的后面哒哒的追来了一个人,见到对方她更意外了。
“小清。”尤芊芊几步跑了过来,拉住了向晚清的手,满脸的担忧。
“小清你有没有事?你怎么在这里?”尤芊芊和陆石早上才从国外飞回了,因为陆石的工作,今晚她陪着陆石过来的,不过是她自己要求跟着陆石过来,而陆石在一开始是不愿意的。
尤芊芊是向晚清的大学同学,两个人不但是室友,而且还是最要好的闺蜜。
“我来有些事情,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向晚清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是知道陆石喜欢她的,而她更知道尤芊芊喜欢陆石。
“你是不是……”尤芊芊想问什么,忽然又不说了,跟着拉着向晚清去别处,结果向晚清就被这样拉到了一旁。
好姐妹到了无人的地方,尤芊芊才问起向晚清是怎么回事,但她不想说这些,她不想给尤芊芊添麻烦。
尤芊芊虽然也是富家女,但却不是像她一样被父母呵护在怀里的那种。
尤芊芊出生不多久母亲就因为疾病死了,而尤芊芊的父亲也在不久之后又娶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对尤芊芊只能说是还不错,其他的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
她就不想麻烦尤芊芊,要她跟着担心,而且……
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陆石已经处理好了事情,从对面优雅的走了过来,看到她先是目光在她身上看了一下,之后走来坐下看着她询问这段时间来她的境况。
向晚清不知道该和陆石说些什么好,毕竟他们家有恩陆石,如果这时候开口陆石会竭尽所能给她们母女帮助。
但是现在的陆石正在起步的阶段,面对她母亲巨额的医药费用,会把他压垮的。
向晚清报喜不报忧的说了一些事情,借口站了起来:“我要去下洗手间。”
“我陪你。”尤芊芊起身站了起来,打算陪着她去,被她拒绝了。
“不用了,我知道洗手间在哪里,你等我一下。”向晚清知道,她不走他们会一直追问她的境况,而他们又对她的境况无能为力。
转身后她确实朝着洗手间方向去的,但是中途趁人不备便离开了。
只是,离开后她总觉得就这样离开便宜了那个姓李的,就算她不把东西要出来,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人都已经走到楼下了,她又转身回去了。结果等着她的却是那男人的恼羞成怒!
.

©